万家基金:短期增长势头趋缓 团队成员变动不大

固定收益团队的领军人物遭遇调查,使万家基金遭遇当头一击,近年来倚重固收业务高歌猛进的势头开始趋缓。

“我们仍然把固定收益作为公司未来发展中最重要的业务。”万家基金副总经理詹志令表示,但如今万家基金更加强调团队的作用。“一个基金经理离开不会降低我们整体实力,我认为万家的固定收益团队在行业内都是算非常强大、优秀的。我们曾成功地预计到今年的流动性紧张,通过提前卖券、降杠杆等方式,顺利经受住了最困难的那几天的考验。”

万家基金在尽力淡化 “邹昱事件”对公司、尤其是对固定收益业务的影响。邹昱这位曾连续三年获得金牛奖的债券基金经理兼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在今年4月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后,具体涉案详情尚未披露。外界对于调查原因传言颇多,大多指向涉嫌违规债券代持。

不过,基金规模缩水以及业绩下滑,仍表露出这一事件所带来的影响困扰着万家基金。所幸的是,事件发生近半年来,万家基金的固定收益团队总体保持了稳定。>>详细

回顾:万家基金邹昱事件

4月15日,有消息传出,担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万家添利债券基金基金经理和万家14天理财基金经理的邹昱因债券操作违规,涉嫌利益输送,已被监管机构带走协助调查,本人也被控制。万家基金4月17日发布公告,称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基金经理邹昱2008年4月加入万家基金,是债券基金领域的一位明星。他所操盘的万家添利在2012年的净值增长达到15.38%,在同类基金中名列前茅。

万家基金规模跳水

在2013年第二季度,货币基金遭遇流动性危机,单季度净赎回达2113亿份,缩水比例达42%,其缩水比例远远超过其他类型的基金。

货币市场基金的变化也在重塑基金业格局。卷入代持风暴的万家基金二季度资产规模229.66亿元,排名34位,相比一季度下降9位,是二季度排名下滑最大的基金公司。而另一家不幸中枪的易方达基金行业规模第二名的位置也仅仅坐了半年。二季度以来,“代持”与“钱荒”是货币型基金最敏感的关键词。在这场风波中,万家、易方达、嘉实等基金身负重伤。

106.57亿管理资产的流失让万家基金成为二季度规模下滑最大的基金公司。拆分来看,其中有近80亿流失来源明星基金经理邹昱管理的万家货币。而这只明星基金在2010、2011、2012年三个完整年度收益率分别排名A类货基第1、第2、第1。

博时基金:被责令整改半年 新产品两次延长募集期

2013年的夏天对博时基金而言,并不太平,继公司总经理黯然离职后,8月又被曝出基金经理马乐涉嫌“老鼠仓”。随后,公司被证监会责令整改半年,暂停一切新业务。

虽然被暂停新基金审批,但博时基金此前已储存了多只获批产品,博时的新基金发行并未断档。

近期,博时基金公告其新发行产品博时双月薪定期支付债基,再次延长募集期到10月18日。这是博时基金首次出现产品因难以达到成立线而延期两次募集的情况。

而此前刚刚成立的博时双债增强和博时安丰18个月定期开放债基亦双双遇冷,仅分别募集了4亿元和2.5亿元。

截至目前博时基金已有10只新产品成立(包括封转开),目前正在发行一只混合型基金。整改虽然并未耽误博时基金持续发行新产品,但可以看到三季度以来整体募集情况并不佳。

截至9月末,博时基金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为1084亿元,与二季度末相比基本持平。如果扣除新发行基金的规模,博时基金呈现净流出的状况。>>详细

回顾:博时基金马乐事件

9月初,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原博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马乐。侦查机关初步查明,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5月30日,马乐在担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期间,利用博时精选交易股票的非公开信息,操作自己控制的三个股票账户,通过临时购买的不记名神州行卡电话下单,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博时精选基金买入相同股票76只,成交金额人民币10亿余元,获利近2000万元。

马乐老鼠仓事件图解

易方达基金:短期遭遇机构赎回 固收投资依旧突出

4月份,易方达前任债券基金经理马喜德涉及老鼠仓一案爆发,闹得沸沸扬扬长达半个月之久,此后易方达基金新产品发行一度暂停两个月,不过这次事件并未改变易方达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的发行节奏。

自5月起,易方达新基金发行暂停两个月,期间只有量化衍伸股票基金基金转为被动型指数基金的持有人大会照常进行。随后,易方达重启新基金发行,除了9月成立的医药ETF,其余产品类型均为固定收益类产品。

7月的基金发行市场,债券基金也依旧占据着银行渠道发行主力。数据显示,7月共有19只债券基金(A、C份额分开计算)相继成立,占了当月基金发行总数近三分之二。

7月8日,易方达纯债1年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公开发售,合计募集规模12.13亿。不过,易方达纯债1年期定期开放债券基金募集结果并不出彩。数据显示,13只纯债基金平均募集5.25亿元,易方达纯债1年期定期开放债基两类份额平均募集6.07亿元,优势并不突出。

8月发行的高等级信用债及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基金,合计募集规模分别为10.18亿元、6.18亿元,与当月27只纯债基金平均募集规模基本持平。>>详细

回顾:易方达基金马喜德事件

今年3月,湖南公诉机关宁乡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公诉,从2008年3月到12月期间,马喜德、蔡国辉等人故意串通、互相配合,多次利用银行、任职公司的35亿元资金购买债券,然后再安排其与朋友成立的摩根公司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利4900万元。由于马喜德占50%的比例,因此获利2000多万元。易方达发布公告称,马喜德此前一直隐瞒了其受审的事实,已做出免除其基金经理资格的处理。

马喜德案细节披露

针对易方达基金经理马喜德被指曾于2008年挪用35亿资金,为团伙牟利4000多万,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一事,易方达基金公司在了解事由后发布公告,披露了马喜德参与的一例债券交易细节。

易方达基金公司在声明中称,马喜德于2008年5月被易方达基金聘用,其涉案行为发生于2008年3月至12月。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在马喜德所涉案件中,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利益金额117万元。根据易方达基金交易记录显示,易方达稳健收益基金按99.2921元的全价价格分销买入080010国债,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以99.3564元全价价格卖出该券,相当于以4.73%的约定借贷成本融出资金,而同期7天回购利率均值为3.2643%,基金获益199252.11元。此后四个交易日该国债的中债估值全价分别为99.1142元、99.1664元、99.1787元、99.0512元。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招商基金:风控、投研两部门人员大换血

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杨奕涉嫌老鼠仓案事发已时隔一年,这一年之中,招商基金也迎来一波人事调整。

杨奕老鼠仓案爆发不久,招商基金督察长随即更替。今年以来,招商基金投研团队也出现变动,新的投资总监吕一凡从南方基金加入,原固定收益部总监张国强升任副总一职。

在杨奕案发不久,公司风控体系的人事调整随即进行。去年5月9日,招商基金发布督察长变更公告,由此前法律合规部总监欧志明接任督察长一职,原公司督察长吴武泽回归此前一直从事的量化投资研究业务,不久之后,出任招商基金总经理助理兼量化投资部负责人。

风控部门整固之后,今年以来,招商基金再对投研团队进行 “输血”。年初,招商基金从南方基金引进吕一凡出任副总兼投资总监及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一职。资料显示,吕一凡此前曾在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先后从事研究、产品设计、基金投资等工作,并任基金开元、基金隆元(南方隆元)、南方高增长基金基金经理,全国社保投资组合投资经理,目前担任招商先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详细

回顾:招商基金杨奕事件

2012年4月,有人以匿名信方式向有关部门举报杨奕,招商基金获悉后,随即采取了暂停杨奕的业务权限、强制休假等措施。7月底,杨奕离任副总经理;8月初,杨奕正式离开招商基金,而相关监管机构也对其展开了调查。近日,杨奕离职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9月6日晚间,招商基金总经理许小松在记者见面会上对杨奕离职始末做了详细说明,并对此前传言的杨奕涉嫌“老鼠仓”一事进行了正面回应和确认。

感情纠葛引发的匿名举报

2012年4月,招商基金高层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主要内容是其副总经理杨奕涉嫌“老鼠仓”交易。“杨奕是被公司的一位女销售举报,该销售与杨奕存在感情纠葛,反目成仇”,知情人士称,该女销售的家庭有一定的银行背景,事发后已经从公司辞职。除了招商基金高层外,这位女销售还向证监会和深圳证监局等进行了举报,这也是招商基金果断对杨奕采取了暂停业务权限措施的重要原因。

招商基金总经理许小松称,公司高度重视举报信的内容,并进行了认真核查,但由于基金管理公司调查手段有限,没有查出明显的违反投资条例的内容,但招商基金迅速暂停了杨奕的业务权限,对其进行强制休假,并于3个月内对其进行了劝退。

杨奕案从2012年4月曝出至今年9月6日才被公开,招商基金认为这与案情的复杂性相关,公安、深圳证监局、审计等多机构均多次入驻招商基金调查,尚未出最终结果。杨奕的老鼠仓事件对行业和公司的影响是恶劣的。

微博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