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祥等金店垄断金价 获利超10亿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12日发布消息称,按照发改委价监局要求,上海市物价局日前对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及部分金店的价格垄断行为作出了处罚决定。其中,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下称“协会”)被罚50万元,对老凤祥等五家金店的罚款累计达1009.37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一旦经营者被认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

本次处罚,发改委取1%的处罚下限。以此计算,老凤祥等五家金店2012年在沪不法获利超过10亿元,平均每家约2亿元。[详细]

上海黄金协会长期垄断黄金定价



 

据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网站介绍,该协会成立于1996年12月,为行业性社会团体法人,上海当地知名黄金品牌均为其会员,行业覆盖率高达85%。这为其操纵上海地区黄金零售价格提供了可能。

2013年3﹒15期间,人民网连续刊发调查稿件,揭露上海黄金零售行业存在的价格垄断现象,引起国家发改委和上海市发改委高度关注。当年5月、6月,上海市发改委与国家发改委两次约谈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13家上海主要金店负责人。

调查主要针对由上海黄金协会牵头制定的《上海黄金饰品行业黄金、铂金饰品价格自律实施细则》展开。根据该细则第五条、第七条、第八条规定,上海多家金店在对所售黄金、铂金产品进行定价时,均不允许超过协会所约定“中间价”的正负2%或正负3%。

尽管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对外宣称,上述细则于2011年就被政府部门制止。但知情人士透露,上海多家金店长期执行上述《细则》,共同“协商”黄金、铂金饰品零售价。

某黄金行业央企驻上海业务负责人表示,上海黄金零售行业在定价上长期来存在严重问题,主要表现为:几家大型金店价格高度趋同;在工费另算的前提下,所公示的黄金价格和真实的黄金价格相差甚远;金条和黄金饰品按照统一价格售卖。

据了解,这并不是政府部门第一次对上海黄金行业存在的价格垄断现象进行整顿。早在10年前,上海市物价局就对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及13家金店进行价格垄断调查。当时调查人员于同一时间在沪上各大金店购金。所开具的发票显示13家金店的金价高度一致。

垄断价格是帮政府维持经济秩序?



 

2001年末的上海黄金饰品市场曾经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

自2001年8月1日国家宣布放开黄金饰品价格之后,各地金价由原先的103元/克相继回落,南京、无锡等地一降再降,甚至达到80元/克左右。而在上海,金价却在下跌后保持了相对稳定,基本维持在96元/克左右,销售额也平稳上升。2001年12月24日,上海市物价检查所发出声明,对沪上13家黄金饰品企业给予行政警告处罚,物价检查所认定“其联手定价构成价格串通或价格共谋。” 一时间,上海的这13家黄金饰品企业零售点顾客购买量明显减少。

时任上海市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副会长顾国椿接受采访时说:“这完全是行业协会的自律价格”,在宣布黄金饰品价格开放之前,上海就有一个“黄金价格协调小组”,上海市场上黄金零售价格基本上由该小组定。它的组成成员是“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人民银行+生产企业+零售企业代表+物价局”,在价格开放之前确实对协调上海的金价,稳定市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8月1日之后,该小组改名为“黄金价格联络小组”。8月3日沪上有企业打出83元的低价后,行业协会认为,黄金饰品属高档消费品,它在市场中的价格不仅要体现出对消费者有利,同时必须兼顾生产厂家、批发商、零售商三者的利益。黄金饰品行业必须向提高技术含量,款式设计多样化方向发展,而高技术就需要一定的资金来支撑,低水平的竞争和价格战不仅会影响企业的长远发展,还会威胁黄金饰品行业整体形象。所以,在8月6日,由行业协会牵头召集13家企业开会,按照银行料价、工厂生产成本、批发、零售费用和各种税收,考虑到国家、企业、消费者三者利益,达成了行业自律价为96元。顾国椿补充介绍说,这个价格只是一种价格共识,不是标准价,更没有强制性,事后发现有一家没有遵守,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当年,作为上海各大行业协会的主管部门,上海市商业联合会认为物价部门在定性上有欠妥的地方,13家企业串通价格是不存在的,并称上海黄金行业协会为树立上海黄金饰品企业良好形象,防止外地低价竞争现象蔓延至上海,帮助政府维持社会经济秩序才自律价格的。

老凤祥、豫园带头操纵金价


令人意外的是,全国业内皆知上海黄金饰品市场的“特殊性”。人民网曾致电国家黄金行业权威机构,对方工作人员听完记者陈述,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上海的黄金市场和北京不一样,和全国的(市场)都不一样,因为上海有一个黄金(饰品)行业协会。”

其官方资料显示,上海黄金协会主管单位系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协会现有各种所有制会员单位226家。在上海从事黄金销售的企业,每年缴纳6万元会费,即可成为该协会的“会长单位”;而成为“副会长单位”,每年需缴纳的会员费为2万元。

业内人士告透露,由于老庙黄金、城隍珠宝、亚一金店、老凤祥四大金店在协会人事上的高度渗透,该协会自成立以来,就是上海本土金店操纵市场、垄断价格的工具。外业金店即便成为“副会长单位”,在协会内仍然没有话语权。

在上海金店上交给调查部门的《自认报告》中,进一步对上海黄金零售业价格垄断的历史原因和背景进行了坦白: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与老凤祥、豫园商城(下属老庙黄金、亚一金店)等上海老牌金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几家金店的联手操纵,最终促使行业协会通过《细则》,禁止其他金店在上海以低于“指导价”的价格售金。

消费者购买黄金饰品需擦亮眼睛 



 

消费者在购买黄金饰品时,不仅要注意商家在价格上动手脚,更要注意饰品品质是附合标准。最常见的问题是在黄金饰品中掺假或将足金冒充千足金销售。

根据国家规定,含金量千分数不小于999的可称为千足金,是首饰成色命名中最高值。印记为千足金、999金、gold999或g999;含金量千分数不小于990可称为足金。

购买黄金首饰,一定要记得看饰品上的印记。黄金首饰的印记包括厂家代号、材料以及纯度,比如:X金990、XAu990、X足金等,其中,字母“X”为厂家代号,“金”、“Au”为材料,“990”为纯度。

目前,黄金饰品中,千足金的印记多为“千足金”、“999金”或“G999”。足金的印记则多为“足金”、“金990”、“Au990”等。

如果黄金饰品采用了不同材质或不同纯度的贵金属制作,则其不同材料和纯度均应分别标清楚。当首饰因过细或过小等原因不能打印记时,应附有包含印记内容的标识。

上海黄金协会

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成立于1996年12月,为上海市以黄金、铂金等贵金属为主要原材料的饰品零售、批发、生产加工行业企事业单位自愿组成的跨部门、跨所有制的非营利的行业性社会团体法人。协会现有各种所有制会员单位226家,其中副会长单位29家,理事单位50家,行业覆盖面达到85%左右,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城隍珠宝、中国黄金、张铁军集团、东华美钻、周大福等国内黄金珠宝的龙头企业和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钻石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等均为协会会员。 ... [详细]

老凤祥

创业于1848年的老凤祥已走过了160多个春秋,是中国首饰业的世纪品牌。老凤祥银楼是国内唯一的由一个世纪前相传至今的百年老店。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正是由创始于1848年的老凤祥银楼发展沿革而来,其商标“老凤祥”的创意,也源于老凤祥银楼的字号。

老庙黄金

上海老庙黄金有限公司的前身是“上海老城隍庙工艺品商店”,创建于1982年,是国务院批准国内恢复销售黄金饰品后上海开设的第一家黄金零售点。1994年12月20日,发展为专营黄金珠宝首饰的上海老城隍庙金银珠宝公司,1998年7月28日改制为上海老庙黄金有限公司。历经多年的努力,公司的注册资金已从当年的2000万元,上升到目前的1 1亿元。拥有资产1 6亿元。

亚一金店

亚一金店是上海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全资子公司,以经营黄金铂金、珠宝玉器、钻石首饰闻名遐迩。公司地处繁华的豫园商业旅游区,凭借一流的经营规模、一流的环境设施、一流的产品和服务,“亚洲第一金店”的美誉由此而来。亚一致力于打造“中国婚庆珠宝首饰第一品牌”,为消费者见证一路爱,一路纪念的闪耀时刻。

城隍珠宝

地处城隍庙豫园商圈门户的上海城隍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黄金铂金、珠宝玉石经营为特色的大型国有控股珠宝企业,公司拥有总部三大商场及覆盖上海市各城区以及江浙皖鲁豫五省的数十家珠宝连锁店。城隍珠宝作为中华玉文化的传承者,从1996年就宣言:城隍庙将步入珠宝时代,公司坚持以“文化树立品牌形象”“玉质与人德双修”的经营理念,素以典藏丰富在国内珠宝业界享有盛誉。

金店质量问题回顾


老凤祥黄金手链戴5天断裂

湖南永州宁远县冯女士买了一条“老凤祥”的黄金手链,但佩戴仅5天就出现了断裂。她由此质疑该手链工艺不合格,向经销商提出退换货。老凤祥对此回应称,黄金的材质属性偏软,佩戴不当在外力作用下容易出现断裂,但保修期内断链的黄金首饰可以通过经销商送往上海总部进行免费维修。如果冯女士想换新的,需要承担每克20元的手工费。[详细]

在老庙黄金买的千足金回家变成了足金

周大生黄金掺假 黄金纯度不足内含“铱”

凤祥黄金戒指戴4月后断裂 兑换收手工费遭疑

 

老凤祥:外面品牌纯度不够


对黄金制品情有独钟的曹阿姨摸着脖子上新入手的黄金项链对记者说,当时买的时候克徕帝黄金价格标价289元/克,喜格珠宝标价是298元/克的样子,而老凤祥、周大生之类的则标价309元/克,总之差个一二十元。这些专柜的导购员对于金价高的原因,一般解释就是说外面私人品牌的黄金纯度不够,或者就解释自己的款式比较好品牌好。[详细]

老凤祥豫园信披违规


发改委对多家上海金店展开的反垄断调查。按照相关法律,一旦认定存在价格垄断,牵涉其中的公司将面临重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等。相关公司涉及上市公司老凤祥与豫园商城,根据老凤祥和豫园商城在上海地区的营业额估算,两家公司面临的处罚金额可能分别超过1.5亿元。对于面临的可能重大处罚,截止发稿,两家公司未披露任何相关信息。

高达几亿的处罚金额构成可能影响公司业绩的重大或然性事项,老凤祥与豫园商城均未能做到完整披露。公告仅告知,“鉴于相关调查尚在进行之中,一旦获得调查结论,公司将及时予以公告。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章第三十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上述两家上市公司无一对该事件予以完整披露,信披或违规。[详细]

联系我们
作者:张翔飞

邮箱:xf.zhang@stockstar.com

 

版权声明:证券之星策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