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家守简介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钢材出现供不应求,肖家守想到了以废钢铁换钢材,求得更高的利润点。 肖家守在上海钢材贸易的舞台上演出了令全国同行震惊的几台大戏。在全国百强钢材营销企业名榜上,肖家守以年销售额50亿元名列全国第九,上海第二。

证券之星调查
新日恒力发布最新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新日股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8000万股股份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2014年2月11日(轮候冻结起始日),冻结期限为二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 [全文]
“现在我们行基本不敢接收互保联保式的钢贸贷款申请。”银行客户经理王诚直言,未来的钢贸贷款审核,又将回归到原点——即银行在审核钢贸商自身信用评级、抵押物估值与资金实力的基础上,才决定是否给予贷款审批。 ... [全文]
曾经助推福建钢贸民营企业在沪迅速发展的担保链条,现今演化为风险蔓延的导火索。钢贸行业的洗牌在延续;对于银行而言,消化问题贷款的进程还远未结束。 ... [全文]
钢贸中的福建帮

一般人很难想象,在上海及周边有6万周宁县人,不少人从事钢贸及相关行业。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福建涌入上海的创业大军,已经占据了上海建筑钢材市场70%的贸易份额。

老乡做老乡生意

1990年至2000年,仅周宁县就有3000多家企业,从业人员达到了2万多人,他们很多都是通过亲戚和老乡之间的推荐来到上海的,所经营的企业也就大多是与钢材贸易有关。后来一些钢贸商开始开设钢材市场,钢材市场中聚集了不同的钢材贸易商,由于谈业务、签合同、提货可以一步到位,这样的模式也迅速得以扩张。

独立小王国

周宁人之所以在上海钢贸圈占如此巨大份额,除了肯吃苦、敢拼敢闯之外,更重要的是当地人比较团结。由于钢贸行业需要资金量巨大,依靠散兵游勇式经营很难做强做大,而周宁人喜欢依靠裙带关系,资金不够就找到老乡先垫付。

据周宁上海商会的统计,截至2010年10月,周宁在沪企业数已达一万多家,比2008年增加了1000多家。

国内钢贸贷款风险的显现历程

2005年之前,鉴于钢铁贸易企业普遍缺少固定资产,且资金占用时间较长,商业银行对钢贸企业的贷款一直较为谨慎,主要采取房产抵押的模式,总体规模不大,风险较小。随着2005年以来供应链金融业务的逐步开展,特别是在2009年“四万亿”刺激政策出台后,商业银行通过仓单质押、联保互保等创新担保方式发放钢贸贷款渐成潮流。据报道,2011年末全国钢贸类贷款总额已近1.89万亿元,占银行业贷款总额约3.5%(同期全国贷款总额约54万亿元)。

然而,2011年下半年以来受国家加强房地产调控和清理整顿地方融资平台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钢材下游需求随之走弱,钢价开始大幅下跌,钢材滞销日益严重,钢贸企业经营愈发困难,特别是上海银监局和银监会相继发布钢贸行业贷款风险提示后,商业银行普遍收缩钢贸贷款规模,钢贸行业资金紧张局面“雪上加霜”,贷款风险开始显现。 

2012年8月,因贷款到期无法偿还,民生、光大等银行打包起诉上海翘首、上海宁松工贸等20余家钢贸企业,标志着积累已久的钢贸贷款风险终于集中爆发。2013年3月,钢贸贷款风险再次发酵。据“上海法院网”公布的开庭公告信息,仅3月18日至4月17日的一个月间,上海就有209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开庭。这一数量是2012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银行追讨钢贸贷款高潮期的近8倍。这次起诉涉及23家银行,其中民生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上海农商行的开庭数均超过20起。


钢贸危机爆发的原因

对钢铁相关行业走势缺乏正确的判断

钢贸行业是钢铁行业和建筑、汽车等钢材终端消费行业的中间行业,其效益受制于上下游的供求情况。然而,无论是钢贸商还是商业银行,都对2009年的“四万亿”政策可持续性和刺激效果过于乐观,同时又对我国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程度估计不足,导致对钢价走势乃至钢贸企业效益出现误判。事实上,虽然近年来我国钢材需求稳定增长,但刚性的产能过快释放却使钢材终端价格持续处于历史较低水平,特别是房地产和高铁投资降温后,钢材价格一落千丈,钢贸企业经营效率急转直下,各类风险凸显。

钢贸企业多属于中小企业,经营欠规范,市场地位低,抗风险能力弱

目前,我国约有20多万家钢贸企业,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小型企业。这类钢贸企业,一是合法合规经营自觉性不高。特别是在行业效益欠佳、自身资金紧缺的情况下,钢贸企业有通过重复质押、虚假仓单等骗贷以及挪用贷款炒股、炒房、发放高利贷的冲动。如2011年钢贸商的销售利润率仅为2%-4%,远不能覆盖钢贸贷款平均8%左右的利率水平,但钢贸贷款规模仍然迅猛增长,表明贷款被挪用于高风险投机的可能性极大。二是钢贸企业由于多属中小民营企业,议价能力普遍较弱,多须全款进货、赊销供货,资金占用量大,财务风险高;三是这类企业的商贸特性决定了其可以用于贷款抵押的土地、房产等固定资产少,信贷风险大。

联保互保方式本身存在引发系统性风险的缺陷

钢贸贷款主要有不动产抵押、担保公司担保、仓单质押、联保互保等四种担保方式。其中联保互保是钢贸贷款繁荣时期最为流行的一种担保方式,占当时所有贷款的20%-30%。这种方式是多家钢贸商“抱团取暖”,组成联保小组,共同获得银行授信,成员之间相互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或者企业间两两互保,且相互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该模式在市场上升期有助于集中规模优势,更易获得银行批贷,且能得到更大的信用倍数,有利于钢贸企业的发展壮大。但是,一旦市场反转,一家或多家钢贸商出现偿付困难,资金链风险就会顺着担保链条危及圈内其他贸易商,风险系数将被倍数放大,形成系统性风险。事实上,正是在钢价持续低迷的情况下,钢贸企业由于经营的单一性和同质性普遍受到市场冲击,当贷款企业无力偿还贷款时,连带保证企业亦无力履行联保互保责任,最终使钢贸贷款风险面大幅扩大,乃至于集中爆发。

商业银行疏于防控

将钢贸贷款的风险爆发主要归咎于钢铁行业的不景气、钢贸企业小、信贷产品缺陷亦并不客观。事实上,相当多的钢贸贷款不良都是商业银行在贷款过程中囿于各种原因疏于监管所致。一是对钢贸贷款质押物缺乏时点监控。动产质押钢贸贷款是较为常用的一种贷款方式。这种模式一般确定一个质押物最低库存量,由第三方监管公司按照约定的时间履行查验职责,如果实际库存量低于最低库存量,商业银行就会启动贷款催收程序,从设计上看并无漏洞。但实际操作中,很多银行并未委托第三方监管公司对质押物进行时点监管,而是以抽查代替时点检查,这就给钢贸商留下了重复质押的漏洞。据报道,2011年末佛山地区钢材的重复质押总额超过当地社会库存的2.79倍。二是质押物权属要件不全。部分银行为钢贸商做质押贷款时,甚至省去了一些登记手续或法律文件,导致质押物的质权没有及时移交到银行,一旦钢贸商无力偿还贷款,银行处置质押物时就会遇到法律障碍,并承担较大风险。三是资金流向监管不力。事实上,在钢贸贷款风险爆发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钢材已经成为房地产、股市、民间借贷投机的融资“金融品”。可见,商业银行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的贷款用途对资金进行封闭监管。

部分商业银行机构“重收益、轻风险”是深层原因

近年来,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面向大客户的议价能力逐步减弱。于是,在国家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政策东风下,商业银行开始把中小企业作为产品创新的主攻对象之一。钢贸企业则因“资金需求量大、周转快且有钢材作为质押”这一优势成为商业银行争相营销的“香饽饽”。从过往的钢贸贷款经营情况看,商业银行在钢贸贷款中可以获得上浮30%的“超额利润”,以及相当于贷款近60%的承兑汇票保证金存款,除此之外还可以搭售理财、基金、保险等周边产品。正是在这些丰厚收益的吸引下,部分商业银行才对钢贸贷款潜在的风险或者“利欲熏心”,毫无察觉,或者心存侥幸,甚至故意而为之。

钢贸企业重复质押模式图示

相关股票
微博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