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介绍

证券之星网站凝聚万千中小投资者目光,启动"走进上市公司"系列报道活动,探访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中最具代表性的上市公司,专访行业领军人物,记录这个在潮流中奋勇搏击的群体!

本期嘉宾

向文波,男,汉族,1962年生,湖南益阳人,中共党员。先后就读湖南大学机械工程铸造专业、大连理工大学材料专业和中欧国际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工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高级工程师,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的专家。现为三一重工总裁......[详细]

文字实录

    【本期导语】作为第一家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中国企业,三一集团最近不断制造新鲜话题。从贸易摩擦战,到裁员风波和员工福利待遇门,外界的闪光灯频频聚焦这家民营的中国机械制造巨头。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一位“60后”的湖南人,成为聚光灯下的人物。在微博上,他频频爆出言辞锋利的话语。本期“走进上市公司系列专访”走近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先生,请他解释和澄清最近关于三一重工的是是非非。

    【本期嘉宾】向文波,男,汉族,1962年生,湖南益阳人,中共党员。先后就读湖南大学机械工程铸造专业、大连理工大学材料专业和中欧国际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工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高级工程师,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的专家。现为三一重工总裁。

    关于诉奥巴马案

    “结果很难预料”

    记者:今年3月,三一重工母公司——三一集团在美关联公司Ralls公司(罗尔斯公司)收购了希腊电网公司Terna US位于美国俄勒冈州Butter Creek风场的4个风电场项目。9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发总统令,要求中止该风场的风电项目。101日,Ralls公司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分区法院递交诉状,将奥巴马告上法庭。这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因为一起商业并购案被一家公司列为起诉对象。对此,有声音说,起诉奥巴马是一场秀?

    向文波:我们把这件事视作中美民间外交的一种方式,其实吵架也是一种外交。

在国际交往之间往往是吵架妥协,吵架再妥协,不断接近目标,这就是过程。我们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不担心惩罚,反正我起诉是搞不成,我不起诉也是搞不成,我起诉了至少告诉你我不高兴,至少中国政府也许还会采取一些措施跟美国政府交涉,或许这也会成为美国政府跟中国政府交涉的一个案例。

    记者:怎么看国际贸易环境?

    向文波:国际贸易大环境在恶化。实际上,贸易保护主义根本没从这个地球上消失过,所谓自由贸易不过是强者的声音。当取得绝对竞争优势的时候,讲大家平等竞争,打开市场;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就变脸了。这可能标志着中国跟发达国家之间长期的“蜜月”关系的结束。

这三十年来,中国跟发达国家的经济有很强的互补性,中国给它们的是高能耗、高资本消耗、高环境污染的低端制造产品,不断给它们提供低廉的劳务和劳动产品,维持他们高质量低成本的生活,给他们的高端制造业提供广阔市场,所以彼此和谐相处。

但现在问题发生了变化,中国的高端制造业开始崛起,至少已经看到了对他们产业形成挑战的苗头,所以他们开始变脸了。华为、中兴、太阳能、光伏产业、风力发电,这都是中国的战略新兴产业,在他们那儿都被以各种莫须有的理由扼制。这一系列现象背后的深刻原因就是,中国已经对发达国家长期统治的高端制造领域形成了威胁。

    记者:这一场诉讼,你希望可以有什么样的结果?

    向文波:结果很难预料,因为美国是案例法,这件事在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那天我也在开玩笑,不管这个案子结果是怎么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作为落实这件事的“三一”两个老古董,吴佳梁、段大为两位先生将留在美国司法史的史册上。【编注:三一重工副总裁段大为及三一集团副总经理吴佳梁控制着Ralls。根据亿城股份(000616)今年612日发布的一则公告,Ralls公司于2010819日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为公司法人,由吴佳梁持股20%、段大为持股80%,吴佳梁为首席执行长。】

    关于分房和裁员

    “三一确实在内部整顿”

    记者:你最近在微博上晒三一的福利待遇。外界有不同声音,三一的福利分房被形容为威逼和利诱。

    向文波:我欢迎你们去看。比如房子,我们正在按成本给员工提供房子,在你们这里就是干巴巴的一句话,到那里你们就知道了,我们是给员工提供了什么样的房子。

    我可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地是不到400亩,在长沙,我跟梁总跑了四五年,为员工争取了这块地,稍微比市价便宜一点。之后我们给员工建房,我们按成本价,并且由职工代表大会监督设计和制造成本,然后大规模向员工进行推广。

    我说你们拿五万块钱,这个房子就是你定了,一年之内你不满意可以随时退房,因为当时房地产处于低潮,房子还是在降价的时候,员工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件事。我让他们买,说尽了好话,在大会上我讲话,说再怎么样的房子开发商也不会按成本价给你,然后每一个事业部做工作。最后,我说再不搞明天我就把这个政策取消,就按市价给你优惠了。这样还是有很多员工不买,但很多员工就买了,2500/平方米的房子,市价就是5000/平方米,意味着150平方米的房子我给员工的福利是37万元。

    你们应该去看看给员工设计的小区,根本就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是一个高档社区。员工上下班就离这里几百米远,都是班车接送员工上下班。

食堂基本上是免费的,员工的工作服都是发的,都是雅戈尔(600177)的西装,是按月折旧,一个月是20%。包括培训,我们有一个占地四百多亩的“三一”大学,员工培训是敞开的。

    记者:三一重工的“裁员风波”同样被外界关注。

    向文波:现在为止所说的裁员风波,都是不存在的。一个五万多人的企业,这种违规员工的辞退优化和下岗是合乎道理的,我不可能保证每个人到了“三一”都拿到铁饭碗。郭台铭在中国总是很多的事,几百万员工遇到感情事了跳楼,就都变成了郭台铭的事。几百万人的员工,在概率上也会发生这样的事。

    记者:未来三一重工哪些部门会进行整合?有没有人员的大幅度变动?

    向文波:那是有的。这次为什么说外面有传闻,说三一裁员,实际三一确实没有裁员,但三一确实在内部整顿调整。

以前很多深层次的问题被高增长掩盖了,比如人浮于事的问题,比如组织机构过于庞大、成本费用控制,这些问题都被掩盖了。经济处于低迷的时候抓紧内部整顿,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比如说总部的人员大幅度精简,把这些人调到城市事业部去。人力资源部我们本来是有140个人,现在留下10个,其他全部到事业部去,那么这个过程中有的人就不愿意,要离职,离职我们给他补偿,外面就有传言说三一裁员了,不是这样。

    关于财务危机

    “现在不适合赴港上市”

    记者:三一重工三季度下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市场传言说这和赴港上市的计划有关,是为了扮靓业绩?

    向文波:就是为了比较。三一过去财务计提,真的历来是行业内最保守的。最近有的人就讲“三一被人超过了”。为了回答这个说法,就统一口径,你们看三一的利润水平到底是高还是低。没有别的原因,与赴港上市无关,现在的市况不适合发股票。【编注:三一重工此前公布,第三季度利润下滑58.7%,至7.14亿元,营业收入总计89.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8.3%。最大的竞争对手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持平于13.4亿元,销售额略低于10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3%。】

    记者:今年年初三一重工以26.54亿元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90%股权,三一的并购策略是更重效益还是规模?

    向文波:三一的战略还是注重效益,并购也是这样。另外,我们更重视的是战略并购不是财务并购,就是能给我带来战略价值的并购,比如说技术、品牌这些东西,不会说为了企业规模去搞并购,不会的。(编注:据新华海外财经报道,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10日表示,该公司计划十年后将销售额从当前的800亿元左右提高至3000亿元。梁稳根说,三一重工把国际化作为企业的第三次创业,今年的国际化收入将达到100亿元,还只占销售额的15%;希望五年以后能占到40%50%)

    记者:有人认为制造行业正趋于微利。

    向文波:这是错误的。中国经济现在是处于一个调整期,不要把这种短暂的情况看成中国经济的未来。你看卡特彼勒存在一百年了,它一直在高速增长,它经历过1930年代的大危机、经济萧条。

    中国经济现在7%8%的增长,被炒成了大麻烦,麻烦什么?一点都不麻烦,我说风景这边独好。你看中国挖掘机市场去年销量占全球的1/3,你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市场?只是说相对最高峰回落,大家已经过惯了那种花天酒地的日子,突然回归正常生活不习惯了。

企业风采
互动区